遵循社会传播要素 消除外译认知误区

2019-11-03 10:11:42

我们文学文化的翻译和对外传播需要形成一种官方和非官方是两个主要交流主体的模式。它需要以反映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作品为基础,辅以古典作品。它需要多样化的翻译方法和符合信息时代特征的翻译方法。它需要新老媒体的融合和协作交流。它需要对公众进行分类和分级的沟通。它需要基于读者对翻译作品的接受、理解和认可来评价传播效果。这些认识将有助于我们在中国文学文化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中采取相应的纠正和纠正措施,增强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力,提升中国文学文化在海外的理想传播效果。

在我的英国考察访问期间,作者调查了中国翻译在英国的传播现状,发现我的外国翻译的传播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因此,探讨我国当前文化翻译交际中的认知错误,找出相应的对策来提高文学翻译的交际能力,纠正当前外语翻译中的认知错误,增强海外交际能力是十分必要的。

美国现代传播的创始人哈罗德·拉斯韦尔(Harold lasswell)在他的经典著作《社会传播的结构与功能》中指出,外部传播的过程包括“5w”元素,即谁、什么、通过什么渠道、对谁、有什么影响。“谁”指的是沟通的主体,“说什么”指的是沟通的内容,“什么渠道”指的是沟通的渠道,“对谁”指的是沟通的对象,“达到了什么效果”指的是沟通的效果。目前,中国作品在对外翻译中的传播效果并不理想。我们可以遵循5w的社会传播元素,系统探究对外翻译中汉语作品传播的认知误区,探索提高传播力的途径和对策。

拓展传播主体的认知

目前,中国对外交流的主体是国内政府机构和政府机构任命或委托的翻译人员。从事中国文学文化的民间传播者对外传播活动的数量少、规模小,不仅导致了当前传播者的单一性,也误导公众认为中国文化的“走出去”完全是一件官方的事情,从而导致了私人和非官方组织在翻译和引进外国文化中的缺位,影响了对外传播的有效性。

为了改变传播主体单一的现状,可以优化官方资源的投资和配置,鼓励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如非政府组织、个体译者、海外汉学家和中国人从事中国文学文化的对外传播。由于它是人们对中文作品的自发翻译和传播,翻译后的作品在传播内容和读者兴趣方面更具针对性。历史上,辜鸿铭对“四书五经”的翻译、林语堂对《道德经》、《论语》等经典著作的翻译都是以非正式身份进行的,在社会上取得了良好的传播和接受效果。当代美国翻译家葛浩文、宇文索安、德国翻译家顾彬、瑞典翻译家陈安娜、英国翻译家蓝士玲等以非官方身份独立选译的中国文学作品在西方社会也具有良好的传播效果和接受度。官方和民间翻译活动应共同构成对外交流的两大基石,形成一体两翼的对外交流模式,这对提高翻译作品的对外交流效果大有裨益。

更新您对沟通内容的了解

当前学术界认为中国文化的“走出去”就是传统古典文学和高雅文学的“走出去”,这就限制了我的对外翻译主题。根据作者在英国的调查,英国普通人对阅读中国古典作品不感兴趣,传播效果也不理想。中国古典文学未能引起大多数西方读者的兴趣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时空差异因素。中国对外翻译项目选择的许多作品的内容和文化价值一般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跨越时空之后,在国外的传播仍能在目标国家的受众中产生同样的接受和认同效果。毕竟,这些古代经典产生于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在一个遥远的时代,当时的地理环境、风俗习惯与外国大相径庭。其中大部分都不符合当代海外读者的文化背景。根据英国的调查,大多数普通英国读者对中国古典文学不太感兴趣。即使他们有时间了解中国文学,他们也更愿意选择中国现当代文学。

第二个因素是信息时代。今天,世界正处于信息时代,知识和信息呈几何级数增长。全球读者每天都要面对用新知识取代旧知识、无限信息阅读时间有限以及世界各地人们休闲娱乐形式多样化的挑战。他们所期望的是,在每天有限的阅读时间里,阅读信息比阅读信息更重要。西方读者很难在有限的阅读时间内耐心地阅读全部内容,这会打消他们的阅读兴趣,导致沟通效果不佳。

因此,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内容应该主要是反映当代中国文学和社会发展现状的现当代文学,与西方社会文化相兼容,符合当代西方读者的阅读特点,有利于西方读者对内容的理解、接受和认同。

提升你对沟通渠道的了解

外部传播渠道可分为两类:传统传播媒体渠道和新兴网络媒体传播渠道。传统的外部媒体渠道包括图书频道、期刊频道、报纸频道、广播频道、电影电视频道等。网络媒体通信渠道包括互联网渠道、数字媒体渠道、自媒体渠道等。目前,世界正处于互联网时代。电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观众可以随时随地在线获取相关信息。手机阅读已经逐渐成为主流。以纸张形式传播信息的时代已经让位于网络媒体时代。西方读者获取信息的渠道也从传统的纸质信息转向了以移动互联网为主体,其他交流渠道为补充的局面。媒体整合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然而,目前大多数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翻译和引进项目都是以书籍为主要传播渠道。我们应该认识到新兴媒体的强大作用,因此外部传播渠道的重点应该从传统的纸质媒体渠道转向在线新兴媒体渠道。这些新兴媒体不仅具有传播的快速性、实时性、便捷性和互动性,还具有覆盖面广、受众接触中文翻译作品信息的渠道和机会多的特点,这些都是纸质媒体渠道所没有的。这些新媒体特别适合传播长篇作品的短小精悍的翻译,满足了西方读者在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背景下对片段阅读和移动阅读的期望。总之,重视新兴媒体在对外传播中的巨大作用,充分发挥新兴媒体的传播功能,加快与传统媒体的融合,形成互补的对外传播模式,对于提高中文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效果大有裨益。

为了补充对交流对象的认知

目标受众是目标国家的受众。根据目前中国古典文学在海外大量传播的趋势,我们的目标受众是对中国古典文学感兴趣的海外成人读者,而忽略了西方儿童和青少年的读者。

当我们从事对外交流时,我们不能忽视西方儿童和青少年的读者,我们需要对海外普通受众进行分类和定位。除了全译之外,还应采用节选、编译、缩略等大量翻译方法来翻译和介绍一些适合西方儿童和青少年阅读的作品,或者进一步发展西方成人读者的翻译,将其翻译成适合儿童和青少年阅读的作品,让西方儿童和青少年从小就能了解中国文学和文化,培养他们对中国文学的热爱,进而对整个中国文化产生兴趣。

纠正对沟通效果的认知

传播效果是指传播内容对目标国家读者认知、行为和价值观的影响。长期以来,学术界往往将翻译作品进入目标国家的网上商店、实体店、图书馆等图书分销中心视为对外传播工作的结束,这是对传播效果的一种误解。译文进入目标国家仅表示已翻译的书籍已进入流通环节,但并不意味着这些书籍已被阅读。只有当被翻译的书被读者阅读时,书的内容才能被理解和认可。有时,即使读者阅读和理解了交流的内容,也不意味着他们同意阅读的内容。我们真正期望的是,传播的内容和它所承载的思想将被西方读者阅读、理解并最终认可。

将读者对翻译作品内容或思想的理解和认同作为评价翻译作品传播效果的标准,可以有效提高作品的海外传播效果。这就要求我们选择一些能够与西方读者的价值体系和认知体系相兼容的内容作为首选的传播内容,以提高西方读者对翻译内容的理解和认同,同时通过读者喜欢的文字表达和接受来翻译和介绍内容,或者通过书籍、电影电视、互联网和新媒体等多种传播形式进行合作传播,从而提高西方读者的阅读兴趣和接受广度和深度。只有深入了解西方传播的特点和受众的需求,才能提高西方读者对翻译作品的理解和认可,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

基于以上讨论,我们认为,为了提高中国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效果,我们的文学和文化的翻译和引进需要形成一种以官方和非官方为主要传播主体的模式,传播内容应以反映中国当前社会发展状况的作品为主,辅以经典作品、符合信息时代特征的多元化翻译方法和手段, 新老媒体的融合与大众的合作传播、分类传播和分级传播,以及传播效果的评价,应通过读者对翻译作品的接受、理解和认可来进行。 这些认识将有助于我们在中国文学文化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中采取相应的纠正和纠正措施,增强翻译作品的海外传播力,提升中国文学文化在海外的理想传播效果。

(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资助项目《大中华图书馆在英国的传播、接受和创新研究》(18yja740070)、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重点资助项目《促进中国文化在英语中传播和翻译变革的策略与策略整合研究》(19d074)和国家海外研究基金资助项目《大中华图书馆在英国的接受和传播》(csc201608420182)的初步成果

(作者:湖北经济学院外国语学院)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 上一篇:在手机上玩快乐风男、摸眼R闪!英雄联盟宣布推出移动版
  • 下一篇:华尔街大鳄开始囤钱,又到“现金为王”时候?

  • Copyright 2018-2019 jobzcart.com 两桂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